荔枝app里的声音怎么设为铃声

标签:

南宫锦瞅了他一眼,有些着急地说道:“快去帮我放洗澡水,下午有个紧急会议,市里的领导要来公司,关系到集团未来的发展,不能马虎。”

“放,放洗澡水啊!”林萧一脸失望,他还以为南宫锦想通了,准备跟他完成夫妻另一半的使命,却没想到还是当他佣人对待。

不过,待遇比以前好多了,至少不会横眉冷对总是臭着一张脸,至少放洗澡水这个行为,在林萧看来就十分的暧昧。

“还愣着干嘛?”南宫锦瞪了林萧一眼。

“好好好……”林萧忙不迭去了洗浴间,喜滋滋地帮南宫锦放洗澡水。

南宫锦洗完之后换了一身漂亮的正装就被集团司机接走了。

林萧本来想跟着去,却被南宫锦拒绝,表情里隐藏着慌张。

林萧有点奇怪,觉得南宫锦的行为透着古怪,于是打通叶柔的电话想从侧面打听一下情况。

没想到叶柔的嘴紧的很,只说公司开紧急会议,有市里的领导,具体参会人数还有姓名职务,全都讳莫如深,一个字都没提。

“王胖子!”林萧只好又打通了王胖子的电话,“帮我去看看锦总开什么会呢,参会的人都有谁,打听清楚了马上汇报。”

“放心吧萧哥!”

王胖子一听是林萧吩咐的事,顿时打起了精神,一溜烟跑到会议室外,听了半天,脸色渐渐变的严肃,心中暗叫一声,坏了。

粉嫩郭南汐的纯净气息

林萧随后来到公司,王胖子便满头大汗地迎出来,拉着他的手往外拽,沉声道:“大事不妙啊萧哥!”

“怎么回事?”林萧心中一紧。

王胖子擦点额头上的汗,有些气喘地说道:“的情敌来了!”

“什,什么?情敌?”林萧眼睛瞪的老大。

“我慢慢跟说!”

王胖子拉着林萧进入保安室,大头小头也在,均疑惑地凑过来。

“郭凯来了!”王胖子一句话,就让大头小头的眼睛闪了一下,互相对视一眼后,均担忧地看向林萧。

“郭凯是谁?”林萧愣了一下。

王胖子抓过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,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跟锦总结婚以前,锦总就跟这个郭凯来往密切,关系很不错,经常夜出晚归的,说不定就在搞对象。自从锦总跟结了婚,就很少与他来往了,今天这个郭凯突然来到公司,难道是想旧情复燃?”

林萧的心咯噔一下子。

以他的敏锐,早就察觉到南宫锦心里有别人,要不然不会总是一副沉思失神的样子。

林萧本来觉得,陪在她的身边,总有一天会让她的心融化,可如果真的有所谓的旧情人出现,那他无论有再多的努力都不会有任何作用。

“坏了!”林萧噌一下子站起来,第一次感受到强烈的危机。

在战场上他可以不惧任何敌人,但在感情里却并非实力强大就能占据上风,感情根本没有道理可言。

“我去看看!”林萧顾不上跟几人寒暄,扭头就往大楼里冲。

三人看我,我看,一时也是六神无主,束手无策。

他们有心帮林萧的忙,却发现这种感情的事,根本插不上手。

此刻,会议室里只有两个人。

郭凯跟南宫锦。

根本没有什么紧要的集团会议,完全是郭凯与南宫锦的私人会面。

也不知什么原因,南宫锦每次与郭凯见面,都会神神秘秘,甚至鬼鬼祟祟,而且选择在集团会议室见面,也是最大限度避免被人发现这个秘密。

或许只有叶柔才知道真正的原因,可她不可能跟外人提起这件事,哪怕面对林萧都不可能提。

“还是没什么线索,而且当年的记录也很模糊,孤儿院被火烧了之后,所有的档案都丢了,想找到一个失散的孤儿,谈何容易?”郭凯大概三十岁左右,留着一撮小胡子,长相很精干,眼睛非常有神,配合他得体合身的军装,显的十分神武。

南宫锦双手紧紧握在一起,表情很慌张,忧郁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期待:“刚才说有一个相似的人,有可能是他?”

“我只能说是相似,但我不敢确定,那个人一直在军中,资料是机密,凭我的权限根本触摸不到任何信息!”郭凯苦笑一声,“阿锦!就这么执着?现在已经结婚了,难道还不死心吗?”

南宫锦颓丧地垂下头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“我只是想见他一面,哪怕是一面都好。”

“何必呢?过去的终究不会回来,向前看才是生活的真谛,在说现在已经结婚,虽然老公挺废物的,但胜在老实。就算见到他,又能如何?还不是给自己添堵?”郭凯无奈地笑笑,慢吞吞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材料递

过去,“这是他有可能待的部队的番号和资料,我只能帮到这里了。”

“谢谢!”南宫锦死死抓着文件,低声说道。

郭凯忽然嗤笑一声:“这个人还挺有意思,给自己起个外号,叫什么龙王。”

南宫锦身形一颤,脑海中忆起那个天真无邪的小男孩,他曾顶着火毒的太阳,举着坚定而倔强的小拳头,在南宫锦面前发誓:“以后,我要做龙王,呼风唤雨的龙王,护在身边,为覆雨翻云!”

砰!

会议室的门被人蛮力推开。

林萧大摇大摆走进来,阴沉的目光死死盯着郭凯,冷冷道:“就是郭凯?”

南宫锦神情一紧,赶紧把文件压在资料袋下面,同时不锐地喝道:“林萧!怎么跑来了?干什么?”

林萧微微皱眉,淡淡道:“锦锦!什么事我都可以原谅,也可以纵容,但私会情郎,是不是做的有点太过份了?”

“什么?我,我私会情郎?”南宫锦被气笑了,猛地站起来,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胡说八道什么?”

林萧没有回应南宫锦的话,眼睛盯着郭凯,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后,忽然皱眉:“是……特工队的?”

郭凯穿着一身墨绿的军装,肩膀上虽没有军衔,浑身上下却透着属于高阶军官的气质,对于林萧看穿他的身份并不意外,毕竟林萧也是南宫伏虎野战军团的一名战士,他仔细打量林萧,冷笑道:“就是那个人称南宫林少软饭王的林萧?”

“谁都可以这么说我,不可以!”

郭凯冷笑连连,他对林萧没什么好感,早就听说关于林萧的事情,对于他的入赘十分排斥,今天第一次见面,心中的那份厌恶更加明显。

“废物就是废物,还怕别人说不成?阿锦嫁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!”郭凯挑衅地看着林萧,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。

砰!

林萧一巴掌拍在会议桌上,一个清晰的手印凹陷进去,掌印边缘非常整齐,而凹陷处则异常光滑。

“闭嘴!不准叫阿锦这个名字!”

情急加恼怒之下,林萧不经意间显露了真正的实力,让郭凯的瞳孔狠狠一缩。

光凭这一手功夫,郭凯就明白,林萧绝非一般人。

这样的实力在军中,绝对是佼佼者,怎么可能是废物?

就在这时,林萧手腕上一枚浅浅的纹身,让郭凯大吃一惊。